建站资讯

专家院士齐声痛批IPV9投机行为 呼吁科技要打假!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7-27
日前,“中国IPv6产业发展规划讨论会”北京召开,会上来自“推进IPv6规模部署专家联合会”的专家、院士,以及高校、科研院所、基础电信企业、互联网技术企业领导,就当前国内普遍出现的一些与IPv6相关的表面化进行了系统的解读和澄清。院士专家特别针对近一一段时间以来IPV9等以自有专利权为幌子,背离互联网技术基本技术原理,扰乱我国互联网技术发展根本方向的错误言论进行了齐声痛批。
美国放弃IPv6?完全错误,毫无事实依据
对最近网上个别舆论认为的IPv6过时言论,既“经过十多年的过渡实践,美国发现重建一张IPv6网络的成本太大、安全陷阱过多、技术方案不成熟等问题,美军和美政府从二零一一年起停滞了IPv6过渡计划”,以及因此认为中国经济发展IPv6是在坚持美国已经放弃的错误方向。专家认为这种观点是完全错误的,毫无事实依据。互联网技术始于美国,美国一直视互联网技术为国家的核心战略并重视IPv6发展。2013年7月,美政府更新《政府IPv6应用指南/规划路线地图》,明确规定到2013年末,政府对外提供的所有互联网技术公共文化服务必须支持IPv6,到2017年末,政府内部办公网络全面支持IPv6。此外,美政府还建立了USGv6发展监测项目,长期对政府、高校、企业官网和DNS的IPv6改造进程进行监测。当前,美国IPv6地址申请量位居全球第一,IPv6用户比例突破42%,达到1.22亿,其中Verizon Wireless和T-Mobile USA IPv6用户量均超过70%;AT T IPv6用户量超过50%。Facebook、Google、Tritter、Youtube、Linkin 等主流的商务网站全面支持IPv6,苹果应用商城要求APP必须支持IPv6-Only标准协议的规定。
总的来说,IPv6在国外非但没有过时,而且正是发展的“现在进行时”。在我国,IPv6更是正逢其时,中共中央、国务院办公厅两办通知,已经明确了我国发展下一代互联网技术的方向,IPv6是战略,是中国从互联网技术大国走向互联网技术强国的必然选择。
互联网受美国控制?空穴来风,缺乏基础知识
有人觉得互联网技术始于美国,互联网是美国互联网技术的一部分,互联网的管理和运行受到美国的控制。例如,中国IP地址需要从美国租用,“中国每年租500亿个地址需向美国交4150亿美金”;中国的域名访问要经过美国的根网络服务器,中国用户对互联网技术的每次访问都要经过美国的监控。
与会专家认为,虽然互联网技术始于美国,但是互联网技术的辉煌是全球网民和学界、工业界共同奋斗的结果,互联网技术是全球公共基础设施建设,是人类的共同财富,不是美国的合法财产。互联网是由我们中国人自主建设、运营、管理的,互联网和美国互联网技术均是全球互联网技术的重要构成部分,彼此之间是数据共享的关系,没有单位隶属。互联网不受美国控制和管理。各国互联网技术管理属于本国主权范畴,这是国际社会的普遍共识,得到了联合国组织全球信息峰会(WSIS)成果文件的确认。
IP地址由ICANN及五大地区性互联网技术注册机构来分配,按照名额有限、按需分配的原则来分配,一次性收取很少量的费用,并不会每年产生巨额租费用。另外,全球IPv4地址一共只有43亿个左右,根本不会有500亿个地址,上述说法缺乏基本的事实依据。根服务器域名在解析域名中发挥重要作用,但是并非用户的每次访问均要经过根服务器域名,也不会有每次网络访问均受美国监控的问题。目前有很多解决根服务器域名潜在安全隐患的手段,可以一定程度上减少或避免根网络服务器安全隐患。
互联网技术存在“两个中国”?混淆事实,无视惯例
另外,有人指出:和.tw并存,CNNIC和TWNIC一同出现在互联网技术名称与数字地址分配机构(ICANN)和亚太互联网技术络网络信息中心(APNIC)的会议上,认为互联网技术领域存在“两个中国”的问题。
与会专家认为,.cn和.tw等国家和地区代码是在ISO3166-1中规定的,其中明确台湾是中国的一个省,以Chinese Taibei的名义存在。在IANA网站上明确援引了ISO3166-1,承认台湾是中国一个省的立场。另外,TWNIC是财团法人而非政府机构,受台湾省政府授权部门管理.TLD)得到所在国家和地人民政府的授权符合惯例。ICANN中政府咨询联合会(GAC)以经济大国而非国家作为参与成员,其中有台湾省政府代表参与。中国是GAC的创始成员,但由于台湾问题一度中断参与。二零零九年ICANN与工业和信息化管理部就妥善处置台湾问题达成协议,当年6月工业和信息化管理部派出代表重新返回GAC,互联网技术领域并不会有所谓“两个中国”问题。
专利权风险?空穴来风,不会有专利陷阱
最近网上一些人觉得IPv6的关键技术主要是美国提出来的,美国掌控了IPv6的核心专利权,中国采用IPv6技术来建设下一代互联网技术将陷入专利陷阱,将面临严重的专利权风险。
与会专家认为,由于历史原因,我国在互联网技术领域的技术研发、标准制定起步较晚,基于IPv4的互联网技术关键技术和标准主要是以美国为代表的学术机构和企业提出来的。但是这些互联网技术技术和标准均是对全球公平无歧视开放的,IETF是一个非营利的开放的国家标准组织,其坚持技术优先、工程导向、专家主导,排斥拥有专利问题的技术提案。因此互联网技术的关键技术并不会有专利陷阱,正是由于这种开放的技术环境,才催生了这么庞大的互联网技术。业界没有谁控制和拥有互联网技术关键技术专利这个说法,基础电信企业在互联网建设与运维中没有遇到支付专利年费用的情况。近些年,我国企业、高校和科研院所的IETF知名度日益突出,中国主导完成的RFC数量和协作组文稿数量的增幅均保持全球第一,目前已经主导完成了百余项IETF的各类RFC,主要集中在IPv6领域。以华为为代表制造企业,中国移动通信为代表的营运商,清华等代表的高校均已经进入所在领域IP标准制定的第一阵营,成为创新的主导作用。
IPV9安全、自主、可控?科技更要打假
前一阶段个别互联网媒体对IPV9进行了宣传,认为采用IPV9建立中国自主的互联网技术能够保证网络信息安全,能够实现对根网络服务器的自主可控,IPV9是中国构建主权网络的关键技术,是中国下一代互联网技术发展的前进方向。
邬江兴院士认为,随着物联网技术、工业物联网的快速发展,网络需求的极端多元化很难要求一个网络层协议满足所有的应用领域,未来网络极可能是在统一架构下多种基础网络层协议并存的,靠某一个网络层协议就改变整个网络环境安全状况的观点是不合理的。同样的,也不能认为根网络服务器安全了网络就安全了,根网络服务器带来的安全威胁一方面没有想象的那么大,另一方面也不是没有解决方案,不要过分夸大根网络服务器的安全隐患。另外,都没有证据表明,IPV9设备就没有漏洞和后门从而会比IPv4、IPv6更加安全。IPV9可以通过实践来证明自己的商用价值,在没有经过技术验证、产业支持、应用实践之前,试图依靠其他手段将发展IPV9上升到国家意志的想法都是投机行为。科技领域也要打假,避免钻空子和浮躁之风。钱华林研究者认为IPV9的协议文本90%以上的内容都是照抄IPv6协议的,缺乏技术革新。
邬贺铨院士认为,IPV9没有得到国际学界和工业界的认同,在国际上的影响是负面的。IPV9背离开放创新的互联网技术发展战略,试图通过建立“窄轨铁道”的方式把互联网与全球互联网技术隔离,这种封闭的互联网技术也就失去其作为互联网技术存在的真正意义。封闭并不等于自主、闭关并不等于安全,与世界隔离、无法跟上发展大潮,才是最大的不安全,IPV9的这种建网思路将会把互联网发展引入歧途。另外,IPV9相对IPv4和IPv6等并无技术优势,也缺乏必要产业支撑和应用基础,如果要建“封闭的互联网技术”,也不是最优的技术选择。当前我国处于IPv6规模部署的关键期,要排除干扰和影响,毫不动摇地贯彻执行网络强国建设思想,积极推进IPv6规模部署。


收缩